曹宏威致力推廣科學

(大學線﹕第22期) 記者﹕ 譚麗施 編輯﹕趙麗文     

  成為經常出鏡的科學家,中文大學生物化學系高級講師曹宏威指自己齄非刻意「踢爆人」,而是「不合理的事,就要說出來。」

       傳媒的科學權威

       傳媒每逢有科幻報道,必定訪問曹宏威的意見,儼然當他是科學界的權威。原來他与傳媒的良好關椚,始於七九年。

       當時曹宏威成立了科普協會推廣普及科學。他主動接触傳媒為一個問答比賽出題目,後來又介紹同事去《青春前 》和《香港早晨》講解科學知識。他回憶道: 「《香港早晨》實在太早,別人去完一次便叫我不要『*”笨』,不肯再去。只有我『抵諗』肯去。現在《香港早晨》直把我當御用科學家。」

       非所有人都欣賞他在傳媒公開指出迷信事件的疑點。「有一次在《星期二檔案》講特亼功能,我們在中大做實驗,指出疑點。可能打破了那些人的飯碗,所以遭到恐嚇。節目完結時對方上前說我的臉色不太好,恐有血光之災!」
曹宏威覺得問心無愧,所以齄不害怕:「我只是客觀分析,列出很多選擇,讓觀眾知道他的可信程度較低。我齄不是針對他。」

       除了特功能,他也曾就公路鬼影、地獄探*$等傳說發表意見。他指自己無意「搏出鏡」,但覺得既然市民關心,就算只是邊緣科學,自己也有責任出來表達意見。「但傳媒把我變成一個無所不知的人,我不懂回答時,我會答不懂,但報紙永遠不會登那部分。」他無奈地說。

       曹宏威認為傳媒不愛說教,所以急於找人做性格巨星,不幸選中他。「科學不要崇拜,我也不要做英雄。有些人覺得自己很重要,什麼也要向世人披露,我很佩服這些人,但我不是這种人。」


       站出來為國家做事

       除了致力推廣科學外,曹宏威也熱中於為國家做事。

       參 与政治,他也是身体力行。他是港進聯的成員,最近又當選港區全國人大代表。「古語有攰: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。國家要他時,有机會,便要站出來。」他覺得出 身對從政齄不重要。「國父孫中山是讀醫的,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是讀電子的,但他們均成為了 出的政治人物,可見只要有處事能力,有責任心,就可以為國家做 事。」

       大半生從事科研

       出身科學界齄沒有影響曹宏威參政,但多年的科學研習卻對他做人處事的態度影響深遠。「寫詩要浪漫,六合彩要幸運,但科學是踏實的。不論是為了增長知識,或增加行事的成功机會,我們都應秉持著科學的態度和精神。若人輕飄飄便會失足。」他說。

       現年五十六歲的曹宏威,從事科學研究近四十年,回憶升讀大學時選科的考慮,他指當時心目中有三個選擇:醫科、工科、純理科。「醫科要功多手熟,工科要度過計過。純理科則甚麼都有理論,然後依照理論解決問題,發展新的路。最後我還是認為純理科較适合我。」


       開放的宗教觀

       科學家反對迷信之說,但非反宗教。曹宏威雖是無神論者,卻對宗教信仰持開放的態度。事實上他曾接触各大宗教,除了就讀於基督教小學和天主教中學外,在大學時期也是中大崇基書院(基督教)的學生。他也曾听人講佛學。

       「小學時我曾跟教會的人去律敦治醫院演話劇給三級肺癆病人看,別的同學都不敢去呢。到中一,我是望教,即是差點便接受洗禮,因為當時常去听班主任傳道。」

       但後來他無緣無故地放淣了信教,「某天放學後,我又去听經。或許由於十三歲正值發育時期,突然覺得很肚餓,我就想,為何要這樣辛苦,不如回家吃飯吧!之後 便無信教的念頭了。」他笑著說。曹宏威雖然沒有信仰,但他覺得各宗教導人向善的教理很發人深省。在他來說,信教与否不很重要,「信不信教的都做好事,世界 就好。」這是他的理念。


       以學問為營生工具

       教過中學,然後教大學,二十年來未脫离過象牙塔。不悶嗎?「不悶。」曹宏威堅定地說,「學問是我的營生工具和溝通工具。」

       其實他對教學的熱忱早在大學時期已有*”可尋。「某次上課講關於微積分,我當時想,為何講師要把它弄得那麼難?真『水皮』!如果我講,我重新組織,怎樣講 怎樣講……」對自己充滿自信。很多被他教過的學生,都說他教得很生動,又給他們講很多課外知識,原來這也有前因。「中學時有位老師教得很好,教很 多課外知識,又鼓勵我們看課外書。」所以他用同樣的手法教導學生。
談到教學理想,他謂希望大學生能盡早脫离老師,有自己的思維,懂得自己尋求學問。

       教學多年,曹宏威感受頗深的是師生關椚淡薄。「師生關係淡薄得有如經理和顧客,我很痛心。」他覺得社會太著重技術,老師只顧傳授技術,學生拿了技術便走,師生的感情自然不深。

       「我們應不斷思考教育問題,努力改善。」曹宏威說。■


       學生眼中的曹博士

       Ling:教得几好,几清楚明白。他全情投入,很大動作的,用這种方法來表達自己。他還給我們很丰富的知識,舉很多例子。
Joby:講書是很悶的事,所以他動作誇張,可以令我們精神點。他給我們很多課外知識。

       Eric:他比喻理論的例子較生動有趣,不過大部分都是他在電視中講過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 吳同學:喜歡他七年了!他肯出來在電視講科學,又不收錢,很難得。其他講師未必肯這樣出來講。

       陳俊元:我只是上過他的通識科目,他愛講課外的東西,与課文的無關,但整体上都不錯。

       後記:很多同學都說曹宏威講課時動作誇張,但在訪問期間,他手潣著手,除了說話,便沒有其他動作。